有一种逆行叫“我是志愿者”
2020-03-26 10:57:45来源:四川日报编辑:冯巧凤责编:陈梦楠

(转载)有一种逆行叫“我是志愿者”

  3月23日,华蓥市的青年志愿者陪伴阳和镇祝家坝村六组的儿童玩耍。邱海鹰 摄(视觉四川)

(转载)有一种逆行叫“我是志愿者”

  工作中的王东祥。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故事汇

  3月是学雷锋志愿服务月。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战场上,有一种逆行,叫“我是志愿者”,他们真诚奉献、不辞辛劳,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陈周彬、王东祥和姚刚都是志愿者群体中的普通一员。他们年纪不同职业不同,但都有一颗志愿服务的心,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志愿精神。让我们走进他们的故事。□本报记者 吴浩

  1

  “义剪志愿服务队”志愿者陈周彬:

  学会的理发手艺派上用场了

  3月20日,家住内江市市中区史家镇的95后青年陈周彬已经恢复了上班。在理发店工作的他,要长时间保持站立,因为一条腿是假肢,体力消耗要比正常人多很多。此时,陈周彬却笑着说,上班还是很轻松的,前几日做志愿服务的时候才叫累呢。

  他是理发志愿者。疫情防控初期,“我腿不好,不知道能干点什么,就先待在家吧。”看到越来越多的同龄人站出来,用实际行动彰显青年人的作为,陈周彬觉得也应该贡献一份力量。2月下旬,共青团内江市市中区委联合内江市爱心志愿者协会发布了“青年在疫线”义剪志愿服务活动招募令,陈周彬立即报名,成为“义剪志愿服务队”的志愿者。

  为了尽可能多服务疫情防控一线人员,义剪志愿者们在每个服务点几乎都是“零休息”,服务完立马转场,辗转于各镇村之间。“我们通常早上8点过集结,天黑了才结束。”陈周彬说,一天差不多站着接近10小时,平均服务30多人,“这个工作强度比在理发店大多了。”

  陈周彬的性格比较内向,平时很少主动说话,队友们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发现他有假肢,都很佩服他。

  这并不是陈周彬第一次参加志愿服务。三年前学会了理发后,他就常常报名参加志愿者,比如去敬老院看望慰问老人,给他们理理发,陪他们聊聊天。“我从小因车祸导致残疾,成长之中经常得到志愿者的关爱,最好的回报方式就是加入他们。”陈周彬说,学了理发,就有用武之地了,“其实成就感很足的。将心比心嘛,抗疫大家努力,我会剪头发,这就是我能帮上忙的地方。”

  2

  省应急志愿服务总队眉山支队秘书长王东祥:

  和队友徒手打包一个“医院”

  “再把细一点哈,要让英雄们感受到来自家乡的温暖。”3月21日,四川省应急志愿服务总队眉山支队秘书长王东祥和志愿者们一起搬泡菜。每一批从武汉返川的医疗队伍抵达前,他都会重复说好几次,“我们眉山的泡菜是出了名的,要给大家准备好。”

  王东祥的身后,是眉山市应急救援志愿者协会、四川省应急志愿服务总队眉山支队联合成立的疫情防控“青年突击队”队员们,他们之中很多人,几天前还在眉山市各个街道辅助卫生部门进行防疫消杀工作。疫情防控战打响以来,这支队伍做了许多事,最“牛”的一件是徒手打包了一个“医院”。“我们自己都说自己是志愿者中的战斗机。”王东祥笑着说。

  “这批医疗物资涉及病床、手术床、手术对接床、检查床、多功能牵引床、手术台、输液车、药物冷藏冰箱、桌椅等,明天要在眉山西区医院进行转运。”2月14日中午,省红十字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打来求助电话,省红十字会援助甘孜州道孚县的防疫物资在眉山西区医院中转,甘孜州已派出三辆大货车赶过来转运。货物搬运困难,很多都放在大楼9楼储物间,没有电梯,必须徒手一件件地向下搬运,甚至还需要拆卸。“只有不到一天,真的是时间紧任务重。”王东祥说。

  接到求助任务后,马上行动。24名队员迅速集结,手术台、钢架床、医用桌椅……从消防通道人工抬下来。一个手术台近200公斤,需要10个人从不宽的楼道一步一步往下挪,每个人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手都磨破了皮。就这样,这支志愿者队伍用手提背扛的方式,硬是把20吨左右、够一个小型医院使用的医疗设备,用一天不到的时间给搬运上了车。

  这支有97人的志愿者队伍,疫情防控中几乎全程在线。30名青年志愿者成立的消杀突击队每日在眉山城区进行防疫消杀,另一部分队员配合市场监管局负责综合市场和大型公共场所疫情排查。还有一批青年志愿者配合网格员和社区工作人员开展宣传寻访工作,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心理咨询服务。

  3

  出租车志愿服务队成员姚刚:

  我就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们做的事情真的没有好多。”成都市康福德高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司机姚刚在成都开了12年出租车,他是想说,疫情防控期间,他所在的出租车志愿服务队做的事情比想象中要少,而这正是防控得当、社会秩序井然的体现。

  姚刚是一名老资格志愿者了。“2008年地震的时候,我就去团委报名了,但是没有召唤我。报名的那个小卡片现在还留着呢。”姚刚说,记忆最深的一次志愿服务,是2013年雅安地震的时候,他和15位司机兄弟组建了一支出租车志愿服务队,找到了平日里做志愿时认识的团省委的一名干部,申请到了在双流机场和雅安之间运送专家和志愿者的任务。“那个时候很多人是零零散散从全国各地来四川的,大车反而效率低,我们小车最合适了。”当时的星夜兼程,直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觉得志愿服务一定要力所能及,要帮忙不添乱。”这次,姚刚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利用自己出租车司机的身份做点什么。给公司一汇报,成立出租车志愿服务队的想法立刻就被批准了。姚刚是公司星级车队的队长,30名队员非常认同他,又联系了十几个司机老哥儿,一支近50人的出租车志愿服务队就这样成立了。

  “其实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为逆行者服好务。”姚刚说,街上人和车都很少了,但出行怎么解决?特别是卫生应急工作者常常深夜下班,这个时候是没有公共交通的。“有需要,我们来,凌晨出车也没有任何问题。”车队加入了省应急办的一个防疫工作群,留言道:要用车,随时随叫随到,免费。

  让姚刚感动的是,不少用了车的人都坚持付费,甚至“丢下钱就跑”,甩下一句“谢谢你们,你们也是逆行者。”

  疫情防控期间出车频率并不高,接人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服务对象的平静与镇定。“这种感觉真的特好,能看出我们的整体工作很有序很扎实,所以活儿并不多,我们反而更开心。”

  任务不重的时候,大家会到成都火车东站的志愿服务点去做志愿者,给客人做做引导,帮一把不方便的乘客。“现在车队里面的志愿氛围很好,平日里遇到需要接盲人一类的事情,大家都是争着做。”姚刚笑着说。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