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最美职工】向高原要通路的“爆破王”彭祥华——要看到那束光

2019-04-28 11:31:54 |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 编辑:冯巧凤 | 责编:陈梦楠

【点赞!最美职工】向高原要通路的“爆破王”彭祥华——要看到那束光

彭祥华介绍爆破细节 摄影 何政

  国际在线四川报道(李赤日):坐车通过一条隧道往往只要几分钟,但这几分钟的便利,却常常是开挖工们背着炸药一米一米炸出来的,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的彭祥华就是这样一位负责炸山开洞的铁路工人。他因为精湛的光面爆破技艺被称为“爆破王”,又因为在川藏铁路拉林段的卓越表现被授予“大国工匠”的荣誉称号。

  修筑天路的人

  川藏铁路号称“天路”,是人类架设铁路能力的终极考场,其中的拉林段,又是同期开工的线路中最难的部分。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了这段铁路,2015年,彭祥华赴青藏高原,参建这个项目。有一次,爆破成功后,青藏高原山体内充沛的内涌水涌流出来。这是隧道爆破最怕出现的情况。彭祥华介绍,一旦水势过大,泡软岩体,很可能就会出现塌方。这将导致已经完成的工作量完全报废,进而影响整个线路的工期。业主、设计院、监理、施工单位等各方紧急开会讨论,各抒己见,但举棋难定。最终,彭祥华提出了“再爆一炮”的大胆想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也让各方专家对这位一线工人刮目相看。

【点赞!最美职工】向高原要通路的“爆破王”彭祥华——要看到那束光

彭祥华在现场检查 摄影 何政

  然而,彭祥华面对的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大面积岩层已经浸湿软化,隧道爆破面上围岩部分情况非常差。快速组织工友打完炮眼之后,彭祥华独自一人留下来放置毫秒管和炸药。因为,他知道隧道崩塌很可能在操作过程中发生,而那样的话,施工的人就再也没有机会走出隧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巨大的爆破声终于响起,冲击波裹着碎石子冲出洞外,浓烟冒出洞口。15分钟以后,浓烟还没有散去,彭祥华再次返身走进隧道,去查看爆破的结果。涌水点被堵住了,险情排除!隧道深处的黑暗里,闪起三次手电的亮光,代表彭祥华成功了!

  折不断的刀锋

  彭祥华1994年进入中铁二局,从爆破中级工、高级爆破工到成为同事眼中的“爆破王”,整整用了23年。2017年,彭祥华获得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和“中国中铁十大专家型工人”的美誉。

  登顶背后是彭祥华过人的勤奋。为了学技术,彭祥华到处向前辈和专家请教。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带着能找到的各种爆破技术书籍。一本《实用爆破技术》,他随手一翻,就能找到自己想找的内容。

【点赞!最美职工】向高原要通路的“爆破王”彭祥华——要看到那束光

彭祥华在现场检查 摄影 何政

  宝刀的战斗力来自锋刃,但刀峰恰恰是最容易折损的部位。开挖工就是筑路行业的锋刃。“劝我搞开挖的师兄早就不干这个了,跟我一起干爆破的工友早都转行了,这么多年,在这么多工地一起干过开挖的工人也都不干这行了。”彭祥华说,“我们这行,一般工人最多只能干几年,因为实在是太脏太累了。工作时间也长,一个项目往往要离开城市三五年。在遥远的深山里工作,其中的寂寞可想而知。”

  开挖工经常要面临各种危险。因为经历过风险,彭祥华对风险和责任看得格外重。每次爆完,他都是一个人去排查风险。彭祥华说:“爆破后,我们需要有人进去排查,检查一下爆破的效果,看看有没有哑炮(没能成功起爆的爆炸物)。”

  谈起这些,彭祥华总是轻描淡写,但毫无疑问,这是整个爆破过程中最危险的环节。然而,彭祥华似乎并没有这些顾虑。“习惯了。”他总是这样笑着对身边的人说。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其中的危险性,每次爆破后的检查,他总是阻止其他人一起过去。一个手电,一个背影,逐渐隐没在黑黢黢的隧道口中,工友们的心也始终提着,直到洞口再一次亮起手电的灯光,他们的心才会放下。

  正是因为这些恶劣的条件,在彭祥华的生命里,一队又一队年轻的工友曾经与他同行,但多年过后,只有他一个人仍在原地坚守。

  在担当与责任里传承

  为什么会成为铁路工人?这要从彭祥华的父辈讲起。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彭祥华的父亲参加了成昆铁路的建设。35万铁路兵挺进大西南,在崇山峻岭间的“修路禁区”打通了一条上千公里的交通大动脉,被联合国称为“象征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之一”。

【点赞!最美职工】向高原要通路的“爆破王”彭祥华——要看到那束光

彭祥华介绍爆破细节 摄影 何政

  “我父亲是第一代铁路人,他参与修建了成昆铁路。”回忆起父亲,彭祥华总是流露出自豪。初中毕业后,彭祥华最初从事的是其他工作,但基于父辈留在他心头的“铁路梦”,几年以后,他进入中铁二局,成了一名铁路工人,一干就是数十年。

  彭祥华说:“我们爆破工人最希望看到隧道贯通时,那束光照进来。所以,遇到再大的难处,我心里都只有一个想法——要看到那束光!”

  如今,彭祥华还在铁路建设一线,他的儿子也长大了。大学毕业后,彭祥华的儿子成了铁路工地上的一名隧道安全员。铁路建设总是从城市向荒野延伸。对年轻人来说,这是一道很难过去的坎。为了帮助儿子迈过这道坎,2018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彭祥华带着儿子去了离家200公里外的一个地方。那里是他十年前修筑的中垫高速明月山隧道。

  站在隧道外,彭祥华对儿子说:“明月山隧道总共6.6公里,以前没打通的时候,我们从外面那个公路绕到对面,要走大半天。隧道打通后,车子开过去,只要几分钟就到了。隧道修通前,这里人烟稀少,如今却车流不息。三年修路,百年造福,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意义!”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