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代军专栏| 边缘人密码(下)

2017-05-22 14:22:39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邓超 | 责编:陈梦楠

杨代军

  阔别七年的家乡,变化很大。

  对于我而言,变化在于从当初离开沱江岸边的杨家沟,怀揣一个走出农村的理想,到这次回来,多了几件实在的东西而已。那就是自己成了军官,成了一名党员,成了一个能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文章的人。

  但,更主要的是在我心中多了一份牵挂——生活在“黑土地”上的高洋。还有思想上明白了“起”的含义。

  回家见到亲人。母亲的头发白了,父亲躺在病床上已5天未进食物,弟妹们还在地里干活,我的眼泪刷刷地流了出来。

  那晚,全家人相聚,我做出了一个果敢的决定,把父亲送到省城成都去就医。

  “费用高啊。”弟弟说。

  没啥,我去找我的同学战友杨忠,听说他已在军区机关上班。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来到了成都。

  我到军区去见杨忠。

  他是我同乡人,我们一起读完高中。他先一年当兵在内地。八十年代中期他因参加边境作战,立功提干,进了军校,而后仕途顺当,进了军区机关。

  当哨兵把杨忠请出来时,我才发现这小子已不寻常。

  他把我带到办公室,告诉我,他现在是军区某首长的秘书。

  我立即惊讶了!忙说:“祝贺祝贺!”

  接着,我便告诉他,自己父亲病重,请他帮下忙。他二话没说,拿起电话,给军区总医院打去,尔后,写了张纸条,叫我直接去找第四病室苏主任,并叫我安顿好父亲后,晚上到军区一聚。

  他说他马上要跟首长去开个会。

  于是,我告辞了!

  我拿着这张纸条,陪着父亲去了总医院。

  苏主任特热情,马上组织医生检查父亲的病,经过一个小时的治疗,苏主任出来告诉我:“你爸是食道癌中期。”

  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苏主任不慌不忙地拿了6粒药,叫我父亲在3个月内分3次吃完。一切就好了!

  这时,我发现父亲从病房里出来了,精神焕发,并主动给医生说:“谢谢!”、“这是什么药,见效如此之快!”

  我忙问苏主任,需要多少钱,苏主任皱了皱眉头,慢慢对我说:“这是进口药,你给不了。”

  啊,我一下明白了!

  赶忙握住了苏主任的手说:“我回去向杨忠报告,非常感谢苏主任。”

  苏主任微笑点点头:“不用,不用。”

  原本认为父亲的病要医多久。没想到一天就好转了!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去的那个病室,是正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才能享受的特权!

  我真得好好感谢老同学杨忠了!

  下午,弟弟陪父亲先回老家,我说我要留在省城与杨忠聚聚。

  父亲高兴地说:应该好好谢谢人家!

  父亲病好了,不但没花一分钱,而且也给我带来了梦想不到的好运。

  那晚,我与杨忠在省城一家小餐馆相聚。

  两杯白酒下肚,我好奇地问:“你老兄进步真快啊!”

  他说:“是机遇,在军校时与一个战友非常好,没想到他就是首长的公子。因自己字写得不错,他就把我推荐给了他父亲。军校毕业后,我就调到了首长身边。首长很爱才!”

  “你更出名啊!在东北,那场大火把你也烧得绯红。那时,我在军校,不时拿着你写的文章弦耀,这是我的高中同学,真的,好骄傲。”杨忠说。

  听到这里,我低下了头,悲伤地说:“原本认为自己一辈子就写文章了,没想到如今进了保密室,进了一个看不见的旋涡,我真不知怎么办!”

  说着,我讲了少许自己看见的不好东西!

  “别说了,阿军,我认为你该马上离开那地方,你知道,去年那场风波是一种趋势呀!你不适应在官场,你是边缘人,写自己的文章,赶快出来吧!”

  “我有什么办法呢?”

  杨忠喝了口酒,突然兴奋地说:“最近军委安排一批文人,到我曾经生活过的边境采访,你去正合适,把我那位老排长写写,说不定会出名呢?他当了十年排长,一直蹲猫耳洞,组织安排他转业,他就不转,他说他爱部队。如果把他写成功了,你不也成功了。”

  “真的吗?”

  “那还有假!”

  也许是这个典型激发了我创作的灵感,我立马答应。

  “可是能去成吗?”

  “没问题,你把你的作品、获奖证书给我,我向首长汇报,他一个电话会把你从东北调过来的!”

  我的妈呀,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我连干三杯,真心实意地感激我的这位同学!

  春节刚过,我在老家收到了两封挂号信。一封是高洋来的,离开东北前,我留下了老家地址。她在信中说,祝我及全家亲人平安,望父亲早日康复,同时寄来了400元钱,叫我补贴家用。我知道,这是她上班一年攒下来的,我的心里默默地呼唤着:“高洋。”

  第二封挂号信,是杨忠寄来的。他信中叫我立马准备随军区政治部相关人员去边境采访。他信中说,首长已安排了,并与你们的部队领导打了电话。

  这一突然的变化,让我不知如何办!我暂时不敢给高洋说,我想等自己完成了这次采访任务后再告诉她。

  正月十五刚过,我就莫名其妙地参加了边境采访。

  在采访的一个月时间里,我紧紧围绕着那个当了十年排长的军人身边,与他同吃同住。经过无数次挑灯夜战,一篇《猫耳洞里八年间》的长篇通讯写成了,通过全军、军区报刊登载后,一场“他值不值得?”“如何热爱部队?”的大讨论在全军拉开。这一次的声势,远远超越了我写大兴安岭的报道。我又火了!

  一个东北军区的军人,就这样在家乡的部队立住了脚。

  这年3月,我的一切手续都从老部队寄到了军区政治部。

  一个任务接着一任务,我连回老部队告别都没有被批准。

  从此,东北成了我梦中的第二故乡。

  我对在东北老部队留下的一切,其实就是我的书籍,写信请刘科长转交给高洋。

  两个月后,刘科长给我来了封长长的信,他告诉我,当我在休假期间,写出那篇轰动全军的《猫耳洞里八年间》的文章后,他已知道,我回不去了。后来,成都军区这边首长打电话到部队,当天我们首长和参谋长就二话没说,同意放人。只是当这一消息传给高洋时,她哭着跑来部队找我要人,拿着你的书籍和一些作品后,坐火车要来成都,我们派人到北京火车站才把她带回来送回辽源。

  “阿军,我不是说你,人家高洋对你真心啊!”

  读着读着,我放声大哭起来了……

  我确实对不起你——高洋。

  我明白,如果这时候我写信给高洋,不仅会给她带来更大的痛,而且有可能走向极端,于是,我保持了沉默,我知道,时间是抚平一切伤疤的良药。

  我只能靠时间来消化!

  我在匆匆忙忙中,度过了九十年代第一年。我也在感情的纠结中后悔了一年。

  这年底,高洋通过刘科长知道我地址后,写来了一封信,很短。

  她说,军哥,我相信你,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你做的一切“值”。当你理解“起”的时候,我真切希望你悟透“平”,一切平安才是福啊!我等你。

  我依然没有回信,我知道高洋会慢慢懂我的。

  第二年,一曲《春天的故事》,让全社会都动起来了。第二次改革浪潮掀起来了无数的浪花。

  “下海”“北漂”“盲流”成了九十年代的代名词。

  不知为什么,那一时段,我进入了创作的高峰期,《看海的日子》《海中度蜜月》《孔雀东南飞》一篇篇文章都引起热议。我终于加入了省作家协会,成了一名作家。

  我把自己取得的这些成绩,郑重地写信告诉了高洋。

  我说:这么多年来,我真正的理想是什么呢?就是想尽可能地把自己的创作达到一个顶峰。用手中的笔记录下历史!爱,不是自私的,应该是博大的,作为一个时代的边缘人,我要力所能及去奋斗。

  希望你理解我,我一直思恋着你,我会回东北来看你!

  那一年年底,高洋来信告诉我:表弟已提干了。另外,姑姑和首长不知啥原因被抓了起来。我老部队的参谋长转业后,因盗牌军车号在被警察追的过程中,翻车死了……

  她说:她对我没啥要求,就希望我平平安安!

  时间,真是最好的良药。我回家乡四年后,高洋告诉我,她安了家,叫我也找个合适的安个家,我们已不再年青,平平淡淡过一生吧!

  平平常常、平平安安、平平淡淡。这是高洋在九十年代一直说给我的话。

  我在静下来细想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人啊,升降之间,就是一喜一悲,活得踏实、真诚就是一个“平”字。

  后来,我按照这一理念,安家、转业、回老家找工作,以平平稳稳的心态走进了二十一世纪。

  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很多。特别是二十一世纪以来,许多无法忘记的事,常常浮现在眼前,我三年前就告诉过高洋,我要回东北去,向她摆摆这些年的情况,可直到今天尚未兑现……

  并非结尾

  我和高洋分别的这27年,每年我都收到她的信,是年底前,她很守信用。

  今天收到的这封信,是巧合吗?在我刚到文联报到时。

  我缓缓地拆开信,猛地眼前一黑,一切都模糊了。

  妻子阿春慌忙把我扶起,给我捶背,我十多年没有流泪的习惯,再次打破,用手一指信笺,阿春读了出来:军哥,我已是癌症晚期——高洋。

  短短的一行字,让阿春也哭了起来,她抱着我说:“走,明天,我们就去东北!……”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国际在线”网站一切自有信息产品的版权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出示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信息产品。

4、对谎称“国际在线”网站代理,销售“国际在线”网站自有信息产品或未经授权使用“国际在线“网站信息产品,侵犯本网站相关合法权益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委托律师,采取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必要措施,维护“国际在线”网站的合法权益。

5、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