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代军专栏| 边缘人密码(上)

2017-05-18 11:09:36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邓超 | 责编:陈梦楠

杨代军

  信,是星期三寄到的。一大早,我刚准备出门到文联上班。妻子阿春就气鼓鼓地把从门卫处取得的信给我,然后丢下一句话:你东北那位妹妹来的!

  听说东北来信,我第一反应是惊奇。这么多年了,高洋来信是有规律的,大多在年底前来一封。告诉我这一年她的生活情况。每年收到信,阿春都要生几天气,总说我对她隐瞒了什么,有时还说我是不是北东有个娃儿叫杨大虎。听到这些,我都要大吼一声:你懂个啥!自打1990年初,我从东北部队调回家乡成都,我与高洋分别时就有个约定:不管今后我们干什么,每年都互相写封信介绍自己的情况。这一约定27年了,但坚持了下来。

  27封信,记录着我们俩各自这些年的生活经历,从最初的思恋、到各自的安慰,再到互相关心身体。每当我遇到难解的心结时,我都会在夜深人静时,默默地品味从东北传来的声音。有时,我会流泪,有时,我会久久地遥望第二故乡东北……

  在潜意识中,我知道高洋妹妹带给我的何止是动力!

  这封信,我迟迟不敢拆开,因为她打破了规律。我怕!

  我想象得出信的顶格是那恒定不变的称呼:军哥——

  我和高洋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相识的。认识纯属偶然。那年“七·一”建党节,驻地东丰县与部队举办军地联谊会,听说红极一时的歌手费翔要来献上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这一消息,吸引了地方无数歌迷远道而来。高洋就是其中一员,她从400里外的辽源市坐火车赶到现场。当时,我作为部队的宣传报道员,坐在一旁默默地构思着“联欢舞会之魅力”的通讯报道,正想入非非时,联谊会开始进入跳交谊舞节目。高洋来到我面前说:“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我睁大双眼,看着眼前这位十八、九岁的姑娘,脸红了。忙说:“不会,不会”。她的邀请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继而发出一阵笑声。

  我赶忙走出舞场,哪晓得,她也跟了出来,对我说“她不知道我不会跳舞。”

  我说:没什么。

  接着,她告诉我,她叫高洋,财贸学院毕业,今年初才到她父亲单位——市地税局上班。在东丰,她有一位姑姑在开饭店,与我所在的部队某首长关系挺好!

  她这直率的介绍,令我惊讶不已!

  毕竟,我也刚20出头。她所说的那位姑姑,我认识,饭店开业时,我随首长还去祝贺过,并答应帮她写一篇稿件在东丰报刊发表。真是巧遇!

  想到这里,我忙对高洋说:“幸会,我认识你姑姑,她叫高月琴吗?是经理。”

  “是的。”高洋睁大眼睛看着我。

  “正好,这个周末我去采访她,完成自己承诺的事情”我说。

  “那么,我们周末在饭店见。”高洋微笑着转身而去。

  她那高挑的身影,与清纯的脸蛋,外加鼻梁上戴一副精致的眼镜,一瞬间定格在我心里。

  那一夜,我久久未能入眠……

  我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我的家乡在西南沱江岸边离县城30多里地的一个名叫杨家沟的小村庄。

  我从娘肚子里落地,一直到5岁读书还光着屁股。读高中才13岁,那年长得很瘦,没能考上大学,前途无望,让我感到很悲伤。毕业后第二年,父母让我复读,争取考上大学,可那两年我天天东想西想,直到第三年,部队到镇上来招兵,我赶了20多里路找到了部队征兵领导要当兵。年龄不够,接兵的刘参谋说改年再参军嘛。我说明年我17岁了,高中都读了两个。这之后,我每天上街跟在刘参谋的身后,俨然是贴身警卫。也许我的诚心打动了刘参谋,那天他从邮局打了个长途电话,回来后很高兴地告诉我部队同意了。就这样,我穿上了军装,立马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回家中。站在梁子上大吼三声,向杨家沟的乡亲们说,我要走了。

  离家那天早晨,天下起了雾。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共五个人把我送上了武装部接兵的客车。

  分别时,妈妈对我说:军儿,在外注意身体啊!早点回来,你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还小呐。

  望着正读中学、小学的弟妹,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毕竟我是家中的老大。

  我向父母深深地鞠了一躬,我知道,我的当兵是自私的,说心里话就是想走出农村。

  我不配当兄长。当弟妹们需要我出力时,我却选择了远走高飞……

  当兵第三年的春节,二弟给我来信,他说每年春节爸爸妈妈都在桌上给你摆了双筷子……

  我知道自己是1983年底离开家乡的,没见到家中亲人已有四年了。

  我也想家啊!

  就在二弟给我写信的那年春节,我用3天时间写下了一篇《恋故乡》,投向了解放军报、《年轻人》杂志。那年七月我收到了原广州军区政治部组织部、《年轻人》杂志编辑部寄来的获奖证书。

  你的作品荣获首届全国《当代军人生活》征文活动一等奖,特此鼓励!

  这一成绩,让我成了部队的名人。一时间,很多领导找我谈话,把我从连队调到了机关。调到了首长身边。

  我专门从事写作了……

  次日,我请假采访了高月琴经理。回来后快速地写了篇通讯:“明月餐厅的魅力”,字数1200字。我尽量用美的语言表现着复杂的内容。自个儿觉得对这篇作为广告的报道写出了前所未有的味道。用同行的点评,这是一首传唱改革创业者之歌……

  周末,我刚起床,首长座机电话来了,今天中午到明月餐厅去。我立即回答,好。我说自己先去把写高经理的文章完成!首长很高兴地说:“行!”

  于是,我飞快地离开军营,走向了东丰明月餐厅。

  十点整,我来到了明月餐厅的门前。

  我没想到,迎接我的竟然是高洋!

  正值五月,她穿一件红色连衣裙,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动人,我的眼神都呆了,原来她是这么漂亮!

  当我定下神来,只听她叫我去见姑姑。我高兴地走进了餐厅,这时,我发现,迎面而来的高经理今天也是那么的特别,虽然个子不高,但从她那得体的着装打扮,看得出她内在的气质,她真是一位敢闯敢干的女中豪杰。

  走进餐厅办公室,我忙把自己的文章给姑姑看。她看了一下后,兴奋地请高洋看。完毕,俩人都称我写的好!

  我说:“中午首长要来”。

  姑姑说:“知道”。

  “要不然请他看看吧!”

  姑姑说:这样吧,给他一个惊喜!

  八十年代,录音机并不多,但餐厅里有一台正在播放《冬天里的一把火》。

  姑姑高兴地说:高洋你把文章录下来,待会儿播放!

  我一听,这主意好哇!反正是写餐厅的,顾客听了该多爽!

  扭头看看高洋,没想到她爽快地答应了!

  从十点半录到十二点,高洋整整读了三遍。效果很好!

  中午十二点二十分,首长到了。

  餐桌上就六个人。

  首长、司机、我、姑姑、高洋,还有一位女服务生。

  晏席开始前,录音机播放起了高洋甜甜的声音,只见首长边听边点头。这时,作为主人的姑姑忙举起酒杯,那可是东丰白酒,度数在45度以上。姑姑开始敬酒,首先感谢领导光临,当然大家都得喝。首长的酒量大,举杯就一饮而尽,接着就是第二杯、第三杯!这应该是东北人待人的规矩,无论多大事,都必须三杯之后才说,而且杯子是茶水杯一般大。

  三杯过后,我有些晕了。这时,只听首长说:“不错,写的不错,配音更好!”

  高洋接过话:“叔叔,还是杨哥文章写的好!”

  “那当然,人家小杨的作品可获过全军一等奖的啊!”

  听到这里,我忙举杯向首长敬酒,嘴里不停地说:“感谢首长栽培!”在敬酒的同时,我斜眼看了看高洋,只见她惊讶的看着我!

  高洋也立刻换杯倒了杯白酒,要敬首长。她说:“没想到,首长培养了这么个优秀人才。”

  正当首长举杯时,他的BB机响了(那年月尚无手机),忙放下酒杯,叫司机用座机去回。司机回完电话后,归来告之:“军部有紧急会议,请首长立即动身去开会!”

  首长起身告辞,叫姑姑好好款待我!

  送走首长,我突然轻松多了。也许是酒精的原因,我与姑姑,高洋开始畅饮。

  我说:我热爱第二故乡东北。

  我说:我要在这“黑土地上”建功立业。

  我说:我要当大作家。

  每说一句,高洋都敬我一下,鼓励我:你能,你行,你一定会成大作家。

  不知不觉,我醉了……

  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许多事。

  这一夜,改变了我日后的生活。

  第二天清晨,当我从昏睡中醒来时,我发现身边正躺着高洋。还有姑姑,以及姑姑的老公和侄儿。

  不经意间,我的手撞到了高洋的胸前,那一瞬间,我的心突突的跳 ,手也像触电似的!

  那年月,东北人的家都只有一张坑,室内的半壁墙是坑的位置。白天是全家吃饭的地方,晚上是全家人休息的场所。家中来客了,一般是亲戚都直接睡在一个坑上。这既是对亲人的尊敬,也是说明大家关系不一般……

  当我醒来的时候,旁边的高洋已先我起身了,下坑就麻利地倒洗脸水,用一张新毛巾帕叫我洗脸。

  我坐起身,感到很不自然。但高洋却若无其事。

  直到早饭后,她才告诉我“你昨天喝太多了,要不是姑姑叫我把你弄回家里,真不知咋办?一路上你把我手都捏痛了!”

  我嘿嘿一笑说:“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谁晓得你是不是故意的,早上,幸好姑姑没看见!”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离开姑姑家时,姑姑说:“改天带我到高洋家——辽源市去!”

  我点了点头。

  高洋说:“那就请姑姑订日子哈!”

  直到这时,我才真正地对高洋认识了。

  她是一位好姑娘,一位善良而又聪慧的姑娘!

  我默默地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去高洋家的事。那几天我心神不定,担心出什么事。

  人啊,就是这样,担心什么,它反而就会出现。

  或许,我在姑姑家过夜的事,首长知道了,他从军区回来后的第二天,在常委会上,直接点名要我去参加特殊任务。原来,大兴安岭发生火灾了,我们部队要先派一个营去。

  首长点名要我先去,我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

  然而,命令,军人眼里命令是天职!

  当晚,我快速地写了封信告之高洋,我要去执行任务了!具体什么,我无法写,因为那是部队的机密。

  就这样,我奔赴了大兴安岭。在那场大火中奋战了二十二个昼夜。

  在这些日子里,我认识了许多军区、军师领导,因为我是搞新闻报道的,许多首长也愿意说出他们的心声。

  我把部队参加赴火的感人事迹写成一篇篇文章投向全国多家报刊,我的名字第一次火了起来。

  那期间,我在漠河认识了一位赴火英雄,他原本当年就要退居二线,正因为这场赴火战斗,他带领一个师打出了名,而后被提拔到了将军。他很实在。在采访中,他说了一句扑实的话:“如果这场火打不下,我从军35年算白搭了。是军人就得在关键时候拼命!”

  赴火战斗结束前,一位中央领导来视察时,问他有何想法?他说:“看来我这兵还没当够啊!我喜欢拼!”

  或许就是这一句话,共和国保留下了这样一位将军,这在八十年代实属不易。

  赴火归来,我可没有什么好运了。

  因为我了解很多一线首长的私情。

  因为我也了解当时地方报道的真相。

  一次,我无意中,向带我参加任务的领导说了些事。我说:一些媒体为了轰动效应,本来没火了,非要叫战士浇油重新点燃,拍摄场景……

  那位领导听后,久久地盯着我……

  最后说:保密。

  从大兴安岭回部队后,我不但没有因为写了许多篇通讯、报告文学得到首长的表扬,反而,在归队后的第四天,一纸调令传到我手上——到司令部去当保密员。

  首长对我再也没有先前的那种亲热了。

  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我无言。

  当天晚上,我把自己的苦恼,写信向高洋诉说。

  一周后,我收到了厚厚的一封信。

  八十年代,社会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现象,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都多。我估计:高洋是不是给我写了长长的一首诗么?

  拆开一看,果不其然。

  她在信中什么也没说:除了军哥称呼外,寄来了一首《漂亮》的诗——

  心情再差,

  也不要写在脸上,

  因为没有人喜欢看。

  日子再穷,

  也不要挂在嘴边,

  因为没有人无故给你钱。

  工作再累,

  也不要抱怨,

  因为没有人无条件替你干。

  生命再短,

  也不要随意作践,

  因为没有人为你的健康买单。

  生活再苦,

  也不要失去信念,

  因为美好将在明天。

  品性再坏,

  也要孝顺父母,

  因为你也有老的那天。

  接着她又写道——

  不怕别人在背后捅一刀,就怕回头后看到背后捅的人是自己用心对待的人;

  不怕把心里话告诉最好的朋友,就怕回过头他把它当成笑话告诉别人。

  如果难过就努力抬头望天空,它那么大,一定可以包容你的所有委屈。

  帮过你的人不要忘,爱过你的人不要恨,信任你的人不要骗。时间不一定能证明许多东西,但一定会让你看透许多东西。

  送给一个最想送给的人,

  并说出最想说的话

  你敢吗?

  其实,你是一个边缘人!

  看到这里,我突然扪心自问:

  我是谁?

  (未完待续)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国际在线”网站一切自有信息产品的版权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出示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信息产品。

4、对谎称“国际在线”网站代理,销售“国际在线”网站自有信息产品或未经授权使用“国际在线“网站信息产品,侵犯本网站相关合法权益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委托律师,采取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必要措施,维护“国际在线”网站的合法权益。

5、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