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夫专栏│成都酷似一座巨大的窖池

2017-05-15 16:48:19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邓超 | 责编:陈梦楠

章夫

  对成都这座千年来从未改名换址的城池,尽管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有过令人叹服的吟咏,但作为生长在成都这块土地上的一分子,我还是禁不住心中的溢美之辞。

  严格说来,经过历史上“五次大移民”的岁月洗礼,作为土著的成都人已经绝迹。但成都人的幸福指数,成都人对成都这座城市的热爱与呵护,是绝对真诚和令人感动的。不说远了,仅仅九年前那次大地震,成都人表现出来的乐观、宽厚、智慧的生活态度,足以让所有成都人自豪。

  地理意义上的四川又称盆地,成都乃是盆底。盆底最低,具有积聚效应,各种优秀的东西都往盆底流,有如“水库效应”——兼容并蓄、八方集辏、融合发散。成都这座城市秉承了巴蜀之地最多的钟灵秀气,汇聚了川西坝子所有水流的方向,将蜀文化的深厚底蕴隐藏于山水草木之间,如水一样保持着穿透时空的生命力。

  成都位置独特,上苍在这里绘制了典型的“二龙戏珠”原型,成都的左边是龙门山脉,右边是龙泉山脉,这两大山脉都绵延数百公里,2008年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就是其中的一条“龙”(龙门山断裂带)被舞动起来震惊世界。作为其中之“珠”,成都就嵌在其间,在这次大震中却意外地安然无恙……专家解释成都特殊的地质构造时,曾形象地用“遇强不弱”来比拟,更有专家称“成都是一块灾害中的‘飞地’”,真可谓天造一个“天之府库”,个中之谜真是高深莫测神奇无比。

  在我这个与酒打交道二十多年来的人眼里,成都就是一座巨大的窖池,“成都文明”所有的一切,全在这座窖池里发酵生香。这样的观点在1998年8月19日那个特殊的日子更加地强化了。是日,水井坊酒窖旁被几位工人师傅意外地发现了“古董”,我很长时间盯着“中国第一坊”中的“天锅基座”出神,也一直在思索其中的“为什么”,认为是成都酒文明的又一次辉煌开启之日,因为上帝安排这样的仪式是偶然中之必然,更是极具匠心的。

  毫不夸张地说,“水井坊”只是古蜀文明这个千年窖池中,最闪光的某个部分而已。从元代细数过来,水井坊窖池的历史或许不过五六百年时间,但由此一直往前上溯,酝酿水井坊的这片黄天厚土却一直熠熠生辉。往事越千年,对此我也真正理解了作者为何要把书名冠之以《千年一坊》的良苦用心。因为此时此地此景的水井坊,从文物发掘,文化传播到文明见证,她已经不再仅仅属于水井街21号那一千多平方米开挖出来的酒坊遗址,她属于古蜀这片天空,属于中国,也属于人类。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对于天府之国而言,李冰父子把一个“水”字理解得全身通透,创意无限。因为这之前古蜀这片土地上并不是“水旱从人”,而是“水旱祸人”,作为四川的盆底,成都平原一直被水患所折腾得苦不堪言,是李冰神话般地打造了都江堰,让水驯服为人类造福。

  成都两大珍世活体文物:都江堰和水井坊。两者因水而生,都历经千年而今仍在辛勤劳作,为人类奉献,一个灌溉着美丽富饶的天府之国,另一个灌溉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就像成都典型的农耕文明——水井坊的前店后坊一样,都江堰的水以及水滋养出来的粮食,酿造出千年醇香的酒。如是,我们可以这样形容,都江堰是成都农耕文明的后坊,水井坊则成为成都农耕文明的前店。

  相当长一个时期,“井”其实是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生命源泉。《释名》对“井”的解释是:“井,清也,泉之清洁也。”“挖地三尺见水”。成都自古地卑湿地下水丰富,漂浮在水上的成都,一个重要的标志便是遍布全城的水井。住在城里的成都人家家户户都依赖水井过日子。

  直到上世纪70年代,成都人都一律吃井水,描写成都甚为权威的《成都通览》记载,清末成都城内共有水井2515眼,时城内街道438条,平均每条街巷达5口井。当时的河水(岷江进城的水)虽然清澈甘甜,但成都人很少有吃的,几乎都饮用地下井水。他们也有非得用河水不可的时候,那就是“点豆花”,只缘岷江水点豆花才好吃。其实在那时豆花是奢侈品,人们一年也吃不了几次,往往都是有客人或过年过节时才能吃上。挑水夫在老成都是一种专门的职业,既挑河水,也挑井水。茶铺挑水多为包月,住户往往是临时喊,那时每条街道都有挑水夫,而很多城里人不请挑水夫,因为水井说不定就在自家屋檐下。

  成都水井深不见底。正因为此,才有了水井坊这个美名存载的基础与可能。

  酒,世称百药之长,在中医药学中,素有重要效用。它有水的外形,火的性格。而最能理解和展示这种特殊液体的,要数酒器了。酒器所延展的历程,成为一个民族传承的过程。从土陶器,到瓷器,再到青铜器……酒器的提档升级,无不印证着文化与精神的久远与传承。

  成都平原的宝墩文化遗址和三星堆遗址里有大量陶器和陶片,其中最易忽略也最易扯人眼球的,便是那不可多得的酒器,这些酒器中既有酿酒用的大量陶罐,更有数量众多的盉、觚、壶、勺、缸、瓮等,还有铜酒器,如尊和罍等。

  作为一个礼仪之邦,可以说,5000年中华文明一路走来,很大程度上都与酒和酒器密不可分。礼器一定意义上是与酒器对等的。

  酒器就像母亲的子宫,孕育、盛满和贮藏着人类文明的一切。在那里,会萌芽出和平与战争,风花与雪月,才子与佳人,还有唐宋元明清……

  从水井街酒坊遗址出土的牛眼杯身上,我们看到了“蜀酒”和“蜀瓷”的渊源与流长,成为“蜀酒浓无敌”特有品格传承的佐证,点出了饮酒真谛,也道出了蜀都特有的酒风酒韵。

  数千年的历炼,成都炼就了一个“水渌天青不起尘,风光和暖胜三秦”的生态城市,又炼就成为一个“诗人自古例到蜀,文宗自古出巴蜀”的文态城市。

  就像一个人所在的家族需要追根溯源一样,血脉的尽头便是一个人真正的根脉所在。水井街酒坊遗址所揭露的遗迹、遗物现象,为我们展示了一幅中国传统白酒酿造工艺演进历程的生动画卷。

  成都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温润,雨量充足,一年中的阴天260多天,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为窖池中的微生物的生长和酒糟发酵极为有利,因此如何精心保护窖池是全兴烧坊的一大秘而不宣的传统。

  寄语刘伶休去远,芙蓉美酒问全兴——极负盛名的全兴酒就是享誉中外的水井坊酒之源头,而全兴酒的直接前身又是明代的“薛涛酒”,“薛涛酒”则脱胎于唐宋时期的成都名酒“锦江春”,“锦江春”则与唐代成都盛极一时的土贡 “生春酒”……

  也正是水井坊与成都这一无法割舍的地域情结、文明血脉以及水井坊传统酿造技艺和现代工艺的完美结合,造就了水井坊酒不可复制的尊贵品质,创造出了无与伦比的成都造“品牌”——千年一坊——水井坊。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国际在线”网站一切自有信息产品的版权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出示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信息产品。

4、对谎称“国际在线”网站代理,销售“国际在线”网站自有信息产品或未经授权使用“国际在线“网站信息产品,侵犯本网站相关合法权益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委托律师,采取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必要措施,维护“国际在线”网站的合法权益。

5、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