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颖专栏│多少初恋 让人听到“爱”就会痛

2017-03-16 11:24:46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冯巧凤 | 责编:陈梦楠

图片默认标题

  我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所谓“刻骨铭心”,并非是说我和那位女孩的感情有多么的深,我们的故事有多么的轰轰烈烈,而是那段所谓的“感情”,直接毁掉了两个年轻人的人生,经过那样一番折腾后,我们俩一个从此神经失常,在恍惚中孑然飘过了半辈子,另一个则背负着沉重的伤痛,对“爱”这个词,有一种近乎高压电的恐惧。

  这一切,都是与16年前那场“初恋”有着直接的关系。

  那一年,我17岁,高三。收音机里时常播放的《那一年我17岁》,是我的最爱。虽然没有背起行囊穿起那条发白牛仔裤的出走,但那种走在街头漫无目的不知向哪里去的感觉却非常熟悉。虽然我读的是职高,没有太大的升学压力和高考前的恐怖集训式复习,但青春期血液中天然的躁动因子与安静得近乎于沉闷的现实环境之间的反差所形成的那种足以把人憋闷得发疯的寂寞,让我变得不安。那时我当然还不懂“心安即是归处”这样的人生道理,于是就任由自己那颗不安定的心蠢蠢欲动,四处寻找那不可能获得的安宁。

  这个时候,一段被人们称为“初恋”,但对我来说却不确定是什么样的情感的事件轰然撞入我的生活,既让我猝不及防,又让我怦然心动。

  她是我初中的同学,高中在县重点中学尖子班读书,是优生中的优生。我则是因为厌恶英语,中考时以交白卷的姿态堕入到职业高中的一个差生。我们之间的物理距离,与天上的织女与地上的牛郎的距离不相上下,但就像所有神话故事中的女神最终都会和屌丝搭上线,并演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故事一样,这个与我分属两个世界的女孩子,居然也降临凡间,与我从朦胧到清晰地上演了一段故事。我不敢将它定义为“爱情故事”,因为我们之间,从未有过世俗意义上的“爱”的概念,我们从未拉过手,也没有过拥抱、亲吻之类的“坏事”,更没有直接向对方说过“喜欢”或“爱”之类的可怕字眼。最严重的事,莫过于在生日的时候,送上一份贺卡,上面含蓄地写下“身无彩虹双飞翼”之类暧昧得近乎于谜语的诗句,连下一句“心有灵犀一点通”都不敢写。

  我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职业中学的差生,怎么可能受到来自重点中学尖子生,而且是漂亮的尖子生的青睐。因为她与我的交往,我无数次追问这件奇妙事情发生的原因?是我的样子太不堪,激发了女性天然的母性救赎情怀?还是高考压力太大,把女孩整变态了,需要找个宣泄物来转移一下注意力?我甚至连前世今生之类玄妙故事都想到了,但没有一条理由解释得通眼前发生的事情。

  死党们出于嫉妒,纷纷选择是高考压力太大把人憋得不正常了,女孩将我当成药之类的解释,这样至少让他们的心情好受一些。看着我和女孩并肩走在夕阳下的身影,他们冲我们扔匕首标枪甚至手榴弹的心思都有。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年也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不堪,除了成绩这个天然劣势之外,我其实也有很多值得喜欢的地方——1.78米的个头,喜欢打篮球,随时都阳光灿烂的身影,以及不用洗发香波也能飘逸轻飞的头发,让人轻易能联想起琼瑶阿姨小说里那些好温柔好多情的男生。还有,我赶时髦学了吉它,虽然至今也只能弹唱三首歌曲,但在那个人人都玩文艺范儿的时代,它确实为我加分不少。

  那些日子像梦一样不真实。我们经常相约到郊外的铁路或小溪边,我弹吉它,她唱歌,我在她的引导之下,居然开始喜欢起席慕容的诗歌,经常被“生命原是要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世界仍然是一个在温柔地等待着我成熟的果园”之类的诗句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当时甚至萌动了想报考大专的念头,和她约定到另外一个城市去读书生活。对于一个职高生来说,这事比用舌头舔自己的鼻子容易不到哪里去,但架不住这是一个美好的念想。读书这件事,在我心中从噩梦变成了美梦,足见这“初恋”对我的影响力之巨大。

  与多年后看过的泰国电影《初恋那件小事》中一个丑小鸭样的女孩子在“爱”的鼓舞下变成美丽的小天鹅,并由此得出“爱应该是美好”的结论的结局不一样,我的“初恋”故事,并没有将我这只“丑小鸭”变成天鹅,反而让我们陷入万劫不复的严重后果中。之所以如此,也许是因为我所在的社会氛围中,缺少对“爱”科学而达观的认知,将“爱”混同于“欲”,将“欲”当成淫乱。忽视了爱的正面意义,而强化了它的负面影响。从小就人为地将我们心灵字典中的“爱”字及与其相关的所有概念打上红叉,对我们要么讳莫如深,要么横加指责,让“爱”如高压线一样横亘在我们心中。许多父母,在我们对“爱”产生朦胧而弱小的好奇火花时,粗暴地将它踩灭,等我们不懂爱意地长大之后,又嫌我们不会恋爱甚至要代我们相亲。谁能说十七八岁的人不懂爱情,许多经典的爱情故事,就发生于这个年纪,这事发生在梁山伯与祝英台那里就是千古绝唱,发生在我们这里,却是万恶的罪行。

  女孩的父母知道我们的“恋爱”,愤怒地来兴师问罪。他们的愤怒之举,招来我母亲更加不理智的回应。在对方找上门来要她管教好孩子,别影响他们女儿的前程时,她老人家怒向胆边生,拖出我的抽屉,将女孩送给我的明信片及其他各类“罪证”扔出来,那些写着各种美好句子的纸片和小礼物,此事如一颗颗重磅炸弹,将女孩的父母打哑了。我母亲并没见好就收,而是不依不饶,吼出了几句令她至今都后悔的话:“明明是你女儿勾引我儿子,还来倒打一耙,会管管自己人,不会管管别家的人!”

  我相信,如果母亲知道她的举动会造成什么样严重的后果,一定不会这么干,但遗憾的是,世人都无法看到未来的事,当后果已血淋淋地摆在面前时,已悔之晚矣。

  女孩的父母脸色铁青地捡了地上的东西走了。之后很久,在母亲的严管之下,我也没有见到过她。再后来,听传闻说她因为神经失常而放弃了高考。我也曾努力想见她一面,想为母亲的说法,给她解释点什么,但每次都被她的家人撵走了。

  等我再次看到她时,已是几年后的事了,那是我从外地读书回来,在家乡一座庙宇的长廊里,我看着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长发飘飘地以模特儿面对万千观众的姿态旁若无人地走来,我扑上去,想喊她并告诉她,我终于做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按当初的约定,考上了大专。但她茫然地从我面前走过,只留下一丝令人心碎的发香……

  她已再也认不出我来了!

  她的影子,如一滴惨红的血迹,永远留在我脑海中,使我每听到一次“爱”字,心里都会电击般刺痛一次。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国际在线”网站一切自有信息产品的版权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出示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信息产品。

4、对谎称“国际在线”网站代理,销售“国际在线”网站自有信息产品或未经授权使用“国际在线“网站信息产品,侵犯本网站相关合法权益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委托律师,采取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必要措施,维护“国际在线”网站的合法权益。

5、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